聚焦食品安全 汇聚热点新闻

中国食品网 > 行业方向 > 详情

咖啡产业“新一线”城市榜单发布 国产咖啡豆占据主流市场

23-05-15

  最近几年,咖啡产业快速发展,“万物跨界咖啡”风潮席卷全国,创造了众多消费新场景。数据显示,以2022年4月货运量为基准,咖啡运输在4—5月一度下跌,随后略有波动,但总体处于攀升状态;10月第一波国产咖啡豆迎来最佳采摘期,咖啡运输进入年度高峰期。但受第一波采摘结束以及降温影响,11月咖啡种植进入养护阶段,运输量略有下降;12月,咖啡种植养护期收尾,咖啡生豆采摘迎来第二高峰,运输量随之骤增,环比增长再次突破30%。受春节假日影响,2023年1月和2月货运量有一定下降。进入3月,随着城市复工复产,餐饮业的“开门红”也延展到了咖啡消费,无论是大品牌还是小门店,都感受到了浓浓暖意,咖啡运输也随之快速回暖。

  从咖啡豆产地运出去的不仅仅有咖啡豆,越来越多的企业也将目光投向产品深加工和咖啡衍生品的开发。据悉,每年的10月至次年的3月底为我国咖啡的主要采收季,大量咖啡鲜果需从产地运到烘焙厂,以及周边产品的开发售卖,都需要货车的运输才能得以快速周转流通。

一线城市仍为咖啡旺季

  在经济学领域,“咖啡指数”已成为反映一个地区经济活力的指标。从一定程度上讲,“咖啡指数”也是都市繁华度的象征。满帮数据显示,拥有1000多万人口的苏州在过去一年中收到近9万吨的咖啡,成为排行榜“榜一大哥”,以2万多吨的优势领先于亚军昆明。苏州这一年收到的咖啡甚至相当于“咖啡之城”上海与“新晋顶流”城市天津的总和,这和苏州在咖啡豆深加工领域的布局息息相关,随着国内咖啡消费的兴起,众多知名品牌均将烘焙基地设立于此。

  与此同时,在苏州,咖啡+昆曲、咖啡+书店、咖啡+花卉园艺等跨界新消费,形成“咖啡+经济”,沉淀为带有城市个性的咖啡消费生活。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苏州城乡拥有咖啡店、咖啡厅1600多家,相关从业人员超过1万人,集聚咖啡全产业链的昆山更是被誉为中国咖啡的“硅谷”。产业布局叠加消费buff,让苏州一跃成为咖啡货运“一哥”城市。

  昆明作为“中国咖啡之都”普洱的近邻,已成为云南咖啡豆“漂洋过?!钡闹凶?,每年源源不断的普洱咖啡经由昆明被发往海外市场。

  在货运排行中,以“血管里流淌的都是咖啡”著称的上海位列第三,紧随其后宁德的入榜颇让人意外。宁德作为咖啡产业国民新品牌首个烘焙基地,吞吐量逐步上升,与上海仅有3000吨的微弱差距,也反映了消费者对国内咖啡品牌的高度认同与追捧。

  在成都,小酒馆文化滋养了“日咖夜酒”的消费模式,同时由于聚集大量爱玩年轻人,成都咖啡尤其“爱整花活”,众多特色咖啡店拉动了当地咖啡消费。在广州,众多新兴咖啡与老牌咖啡巨头同台竞技。肠粉里添加咖啡酱让人们看到了广东的“魔改”潜质,独具匠心的本土化融合,让广州咖啡消费具备了极高的复购率。

  除了扎根“魔都”,咖啡馆也在奔赴天津。去年2月,一则天津“狗不理”跨界卖咖啡的消息引发行业热议,今年天津又掀起用瓷盖碗、瓦罐、竹筒喝咖啡的风潮,都足以证明咖啡消费在当地市场的号召力。

  总体来看,一线城市仍然是咖啡货运的主流目的地。同时,受咖啡产业链带动,与其关联的城市在咖啡货运上的“咖”位也不可小觑。

地方县城咖啡消费强势崛起

  随着近年来我国经济的发展,以及咖啡在国内渗透率的逐步提升,咖啡不再是一线城市白领们的身份标签,众多二三线城市的消费者也逐渐实现了“咖啡自由”。据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2022年三线城市咖啡门店数量增速最快,达19%。而门店数量的提升也带动了咖啡消费市场逐渐向三四线城市转移。满帮数据显示,近一年咖啡收货增幅前十城市中,除了深圳这座一线城市外,还有郑州、佛山、乐山、漳州、金华、南宁、茂名、徐州、盐城等城市的身影,咖啡产业的发展正在潜移默化地实行“城市包围农村”战略。

  “全国包邮”的县城咖啡也在悄然兴起,罐装咖啡、拼配豆子等商品的销售,让宁德、东莞等城市在货运出发地前十榜单上“大秀存在”。昆明、青岛、济南、天津的上榜,是中国咖啡豆走出国门的象征,国产咖啡出口已经成为咖啡产业发展的“半边天”。

  从运输线路来看,“普洱—昆明”“青岛—成都”“青岛—沈阳”荣登咖啡货运热门线路“前三甲”,其中普洱至昆明线以33.7万吨重量位居第一,超出亚军线路14倍。昆明作为“国际咖”产地普洱的出口中转站,让这条线路自然而然成为咖啡豆迎来送往的热门线路。

  而作为一座因啤酒而知名的城市,如今的青岛却因为“美酒加咖啡”而引得“游人醉”。以山东为代表的华东地区是我国咖啡加工企业集聚分布区域,从海外进口的咖啡豆往往要经青岛到烟台加工后才能运往各大消费城市,故咖啡运输热门线路中,以青岛为出发地的线路上榜3条。

云南从“种子”走向“杯子”

  云南,尤其是普洱地区属于阿拉比卡咖啡的“黄金种植地带”。近年来,云南咖啡逐渐完成从初级农产品种植到文化消费品加工之变,也完成从“种子”走向“杯子”的蝶变。

  “想把产业链做宽,就要把运输链做长?!?5岁的张行是云南本地人,从事咖啡产业已经超过15年。如今,作为“咖二代”的他在子承父业的同时,也在研发咖啡衍生品?!耙劳斜憬莸南呱辖谐?,不仅降低了云南咖啡走出云南、走向东南亚等地的物流运输成本,更提升了咖啡交易效率,市场越来越大,我们的订单也将越来越多?!?/p>

  尽管云南普洱与新疆昆玉相隔超过7000公里,但当地的消费者依然对云南咖啡钟爱有加,据满帮货运订单显示,最远的一单34吨的咖啡运输订单正是奔驰在这条线路上。

  由“赶时髦”到“咖啡续命”,年轻消费群体已逐步养成喝咖啡的习惯,现磨咖啡变为日常饮品,也让咖啡消费进入品质化消费时代。一线咖啡品牌的下沉和各领军企业的跨界布局让咖啡市场充满未知,而决定这场结局的关键,最终还是需要依赖产品口味创新、品质的提升以及高效便捷的物流赋能。

 ?。ɡ丛矗貉牍阃?/strong>


0
成人五月婷